悄然崛起 新興產業,蹣跚起步
——溫州企業艱難轉型調查之三
作者:浙江日報 發布時間:2014年08月06日 17:14 瀏覽次數:2605

    “低、小、散”一直以來是外界賦予溫州民營經濟的代名詞。溫州人也不避諱,自嘲娘胎里出來便是小個子。然而,我們在企業走訪、調查中驚喜地發現,近年來飽受風雨侵蝕的溫州,一批擁有高新技術和新產品的新興產業,竟如雨后春筍般破土而出,為正處于過冬期的溫州經濟帶來了春的氣息。據溫州市經信委提供的經濟形勢分析報表顯示,今年上半年,溫州實現高新技術產業產值709.72億元,同比增長6.2%,高新技術產業產值占規上工業總產值的比重為33.89%,同比提升0.46個百分點,企業盈利水平提升較快。
悄然崛起
高新企業成新軍
  溫州人生活、消費比較高調,但是做生意、辦企業向來有低調的傳統,按照一位接受我們采訪的溫州老板的說法,要么悄悄發財,要么悄悄關門。一切都在悄無聲息中進行,以致很少有人知道,溫州也有高、精、尖的企業和產品,十天的調查讓我們大開眼界。
  沿著機場大道一路前行,我們來到溫州首個物聯網產業園——天地人科技園。主角浙江天地人科技有限公司正在將物聯網技術嵌入溫州各個行業的應用。董事長徐承柬在向我們介紹公司新產品的時候講了一個故事,永嘉一家泵閥企業曾攬到勝利油田的一個大單子,但客戶要求能實現遠程控制管理,變成“智慧泵閥”。這家企業并不具備數字化能力,訂單差點“逃走”,幸好“天地人”為其增加一個基于物聯網技術的裝置,一旦泵閥某個部位出現問題,公共服務平臺上會自動報警,跟蹤識別問題所在,立刻通知客戶。以這類方式改進泵閥、鎖業等傳統產業,使天地人迅速進軍物聯網這一新興產業。如今,天地人的智慧停車引導、智能家居控制等應用產品已層出不窮。安保、地質、漁業、農業等多個領域的監控,都在依托著天地人的物聯網平臺。
  與“天地人”相距不到千米的溫州國技互聯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則是一家以技術創新推動工業和服務業發展的互聯網企業,是我省電子商務龍頭示范企業。9年時間,從最初的10人創業團隊發展成為旗下擁有7家公司、員工總數700多人的知識密集型企業,為40000多家企業提供網絡信息化服務。
  作為“網絡營銷全案提供商”,國技互聯提出了“滿足中小企業不同的網絡營銷需求,讓企業贏得客戶快速成長”的企業服務戰略。該公司2013年銷售額3.7億元(為客戶服務銷售額高達167億),2014年預計銷售額超5億元,同比增長40%左右。“國技互聯”目前在同類公司中排名全省前三,全國前二十,儼然成為溫州網絡經濟中不可或缺的有生力量。
  來到甌海區婁橋工業園,年輕的維日康董事長王賢俊顯得頗為輕松,與當地眾多傳統企業擔心的成本壓力大、增速放緩不同的是,這家企業生產成本僅占收入一成,近年來保持著30%的增速。因為這是一家從事生化檢測試劑、免疫血清學檢測試劑和基因診斷試劑研發、生產、銷售及技術咨詢服務的現代化新興生物科技企業。在一堆專業名詞中,記者大致明白其生產的試劑用于多種疾病的早期診斷。所以,50多名員工可創造約2億元年銷售規模。“以前辦個鞋廠服裝廠很快就能賺錢,現在哪怕是有點技術的藥廠,也要擔心被國外大企業兼并收購”,創業11年后的王賢俊總結,現在的創業難度與短缺經濟時代已不可同日而語,必須在競爭力上下功夫。王賢俊把功夫下在引進人才上。去年已引進兩位海歸,頂尖的生物領域博士加盟還將為維日康的未來開拓出更廣的天地。
  溫州市經信委主任梁超說,戰略性新興產業和高新技術產業正在成為新的亮點。那些轉型快的,有技術創新和自主知識產權的,又能專心做主業的中小企業活得比較滋潤,已經和正在成為溫州經濟的增量。今年上半年,戰略性新興產業、裝備制造業和高新技術產業增加值增幅均高出規上工業增加值2個百分點左右。
技壓群雄
傳統產業向“新”走
  如果說一些企業生來就進入新興產業,那么另一些傳統企業則在鑄造競爭力的同時,進入了門檻較高、競爭度較小的新興產業。我們在調查中發現,作為溫州經濟的存量和草根經濟的“傳家寶”,傳統產業正經歷著脫胎換骨般的裂變,兩極分化的趨勢越來越明顯。那些仍按老套路出牌,缺乏科技支撐的企業正在弱化甚至消亡,重視科技和創新的企業則浴火重生,越走越好。
  做低壓電器起家的正泰,已是溫州電氣行業的龍頭老大。30年來,從做低壓元件到高壓開關,再到成套智能電氣設備和重大裝備制造,董事長南存輝向我們描述了正泰一波三折的轉型升級之路。他們用6年時間投資8億元,研制成功國家首臺套LED外延片核心設備,填補了國內空白。首臺“中國造”太陽能高端薄膜設備下線,使正泰實現了由低壓元件到高壓開關生產向高端重大裝備制造業轉型。太陽能領域鉆研多年后,如今的正泰已成為全球首家太陽能系統產業鏈提供商。正是多年來在太陽能領域逾百億的投入,使正泰成為清潔能源領域的引領者而不是跟隨者,使其能甩開過去的同行快步前行。
  南存輝認為,每一次經濟危機都是一次洗牌的過程,企業將會面臨一次重組的機會,迎接一次新技術的革命,互聯網技術的普及和可再生能源的出現正是人類第三次產業革命的強大基礎。有200多位海歸博士和眾多科研院所的頂級專家做技術支撐,南存輝底氣十足,他說,正泰的好戲還在后頭。
  如正泰般實力雄厚的企業以資本和技術殺入新興產業時,一些企業抓住傳統產業正在經歷的轉型,為自己的新產業描繪了新前景。
  走進鹿城雙嶼中國鞋城的巨一集團,生產車間里,人工密集制鞋的場景已經不再。巨一已投入重金更新設備,實現機器換人,提高智能化生產水平。像這種傳統企業正進行的機器換人,眼下就成了另一些有技術實力的溫州企業的香饃饃。環球濾清器,是國內濾清器行業最具競爭力的民企,外行想不到的是,其秘密武器是設備。因為環球的設備不是外購而是自己開發的。憑借不斷技改,成為同行中裝備水平最高的企業。如今這家企業還悄悄攻關了工業機器人應用集成系統。接下來,環球就不止是濾清器制造商,而且可能會以設備供應商的名義為更多同行解決難題?;叵肫饋?,當初為了提高產品的清潔度指標、改進效率,設備部門總在機器上動腦筋。如今這個部門已培育出了高端裝備制造產業的新芽。據稱,該公司不久前召開的機器人應用工程會議上,100多家與會企業都頗有興致,躍躍欲試,更有不少企業已先行參加了環球組織的機器人培訓課程。破土的新芽,正進入迅速生長期。
  走進同樣位于機場大道的浙江康爾達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我們認識了美籍華人陶烴博士,這位曾擔任美國柯達公司研發科學家的國家千人計劃專家,擁有40多項發明專利。正是他的到來,使得做PS板起家的“康爾達”一躍成為擁有核心技術的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公司的高科技產品新型板材CTP填補了國內空白,成為中國印刷板材的領軍品牌,可以在市場上跟德國愛克發、美國柯達和日本富士等國際巨頭叫板。
  當溫州鞋服等產業向時尚產業進軍時,激光光電產業在這里找到了新生命。據稱2年前,科技部決定將激光光電產業集群建在溫州,目的就是讓溫州傳統的服裝、皮鞋等產業通過嫁接激光光電技術,借梯登高,提升產品附加值和市場競爭力。
  溫州市經信委經濟運行綜合處處長楊雄文向我們提供了這樣一份統計材料,今年1至5月,溫州規上企業技改投資同比增長28.2%,表明溫州一批有一定實力的鞋業、服裝等企業已經聞風而動,雖然步履有些艱難,但是已經邁出了實質性的一步。
  樂清在做大做強工業電氣產業和電子信息兩大支柱產業同時,做新做強高端裝備制造、新材料和物聯網三大戰略新興產業,據稱,千億級電氣產業集群打造、擴大有效投資、選商引資和二個“百億項目”開工竣工正是樂清當前的突破口。在政府的鼓勵政策之下,新興產業發展已成為一部分溫州企業的新戰場。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溫州實現高新技術產業產值709.72億元,同比增長6.2%,增幅同比提升1.2個百分點,比全部規上工業總產值高出1.5個百分點;高新技術產業產值占規上工業總產值的比重為33.89%,同比提升0.46個百分點。
多重制約
星星之火難燎原
  在采訪中我們了解到,無論是高新企業還是新產品,其數量和質量,溫州仍遠遠落后于杭州、寧波。我們所看到的一些成長性較好的企業,也只是局部優勢甚至是個體優勢,尚未形成區域性的規模優勢,猶如星星之火,未成燎原之勢。
  制約溫州高新企業成長的瓶頸在哪里?我們將這個問題拋給了溫州市發改委主任方勇軍。他認為,不能離開歷史發展背景來看問題。溫州經濟先天不足,當年浙南是前線,重大項目的工業布局都在浙北、浙東,溫州為數不多的一些國有企業也是以做生活資料為主,而不是生產資料。溫州的手工藝產品因為沒有產業基礎,缺少技術優勢和設備支撐,接近于農耕生產。因為家底薄,造成溫州沒有一家產值超千億的企業,溫州最大的企業正泰集團,去年的營業額也只有300個億。缺少行業領軍企業,猶如打仗缺少了指揮官,難以形成集群優勢。
  我們繼續提問,除了歷史原因,眼下阻礙溫州新興產業發展的主要因素是什么?他認為是有的干部擔當不夠,工作速度和效率不夠,不敢撲進去玩命干,不敢突破現有的政策,不敢放手去做很多協調工作。他說有的事情杭州行、紹興行,到了溫州就不行。他的這個觀點在我們去龍灣一家激光企業采訪時得到了印證。這家名為溫州泛波激光有限公司的企業,總工程師是國家千人計劃專家,總經理是省千人計劃專家、溫州市特聘專家,他們研發的激光產品已進入應用階段,中試期缺200萬元資金,因為沒有抵押物,龍灣的銀行不肯貸,因為政策上的限制,有關部門不敢提供扶持資金,問題一直得不到解決。區區200萬元難倒了一家本可以快速成長的高新企業。
  在企業采訪中,好幾位企業家提到產品仿冒問題。由于溫州人模仿能力特強,一個新產品剛剛研制出來,剛剛投放市場甚至還沒出廠,就已經被人仿冒了。按照南存輝的說法是前面創新,后面收割。這極大地挫傷了企業家創新的積極性。
  在土地、資金、人才等要素支撐上也遠遠不能滿足企業的需求。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瑞安華威機械有限公司在上海松江以每畝50萬元征了50畝地,建了新廠。董事長解釋說,想擴大再生產,當時瑞安拿不到地,即便能拿到也得七八百萬,于是跑到松江投資辦廠,除了地價便宜,還有大上海的人才優勢和品牌效應。前面提到的巨一集團因為找不到技工,自己出錢與當地教育部門合辦技工培訓學校。
  此外,企業家們反映比較多的是政府在公共產品的供給上,包括硬環境的打造和軟環境的建設不夠給力。
  作為市場的主角,企業主的思維也決定了企業的發展。我們在與數十名企業董事長或總經理面對面的交談中,發現急功近利的心態依然存在,今天投資,恨不得明天就有回報。企業主在對人才的激勵上顯然也不夠大氣,我們走訪的幾十家企業的技術人才幾乎都沒有股權激勵,即便有也是很小的數目。
  今年3月17日,溫州市以兩辦的名義下發了《關于實施“五一O產業培育提升工程”的指導意見》,要求加快電氣、鞋業、服裝、汽摩配、泵閥五大支柱產業和網絡經濟、旅游休閑、現代物流、激光與光電、臨港石化、軌道交通、通用航空、新材料、文化創意、生命健康十大新興產業的發展步伐。溫州市委黨校一位經濟專家在解讀這一文件時說,溫州經濟走出困境的唯一出路一是大力發展新興產業,提升高新技術產業的比重,二是充分利用新技術幫助傳統產業、產品轉型升級為時尚產業和產品。
  “千門萬戶瞳瞳日,總把新桃換舊符”。相信只要多方給力,形成合力,溫州經濟無論是增量的開拓還是存量的提升,都會有突破性的進展。雖然道路依然泥濘,但是前景值得期待。
 ?。▓蟮澜M 陳暉 張闖 曾荷綠 黃日聰 對本文亦有貢獻)

浙江天地人科技有限公司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2014 浙ICP備05072924號-2
百搭麻将单机下载 浙江20选5最新开奖结果走势图 宁夏11选五走势图 股票软件 江苏11选5前三直 股票实时交易系统 湖北十一选五 兰州股票配资公司 股票配资论坛 浙江体彩飞鱼开奖号码 上证指数2020年走势